化肥袋子做衣服

  • A+
所属分类:肥料袋
Tag:  肥料袋现在60多岁的人们,都不会忘记上世纪70年代初,用化肥袋子做衣服的事情。 那时,人们的生活普遍很困难,穿的衣服大都是家织土粗布自己做的,或者是用布票购买洋布自己做的,即
化肥袋子做衣服

化肥袋子做衣服

  现在60多岁的人们,都不会忘记上世纪70年代初,用化肥袋子做衣服的事情。

  那时,人们的生活普遍很困难,穿的衣服大都是家织土粗布自己做的,或者是用布票购买“洋布”自己做的,即便是县里和公社(现乡镇)的机关干部们,也极少有购买的成衣。

  上世纪70年代初,我国农村施用日本产尿素比较多。不知道谁发现,日本产尿素包装袋是“尼龙布”的,可以用来做衣服。当时,一传十,十传百,兴起争相用日本产尿素包装袋做衣服的小热潮。

  人们把尿素包装袋(白色)洗干净,做成褂子,或染色后做成裤子。作者就穿过尿素包装袋做的衣服。因为,洗得不很干净,再加上染色的技术不好,衣服做成后,或者穿一段时间洗后,上面还隐约看到“日本”“尿素”的商标字。

  那时,刚开始时,是用不花钱,人们到生产资料公司去白要;后来,经营生产资料的部门要一点钱,每个袋0.5元。两个袋可做一件衣服(褂子或裤子)。

  那时,能够要到或者买到尿素包装袋的人也不多,主要是县里和公社的机关干部们,后来是村干部和在商业供销部门的人。老百姓们说:“大干部小干部,都能穿‘抖搂裤’前面是‘小日本’,后面是‘臭尿素’。” 尿素包装袋是“尼龙布”,比较薄,所以,穿起来“抖搂”;因为包装袋上印刷的字洗不干净,所以,还能看清比较大“日本”和“尿素”字迹。

  人民公社时期,农民都穿得破破烂烂,即使是十八岁大姑娘也不过如此。人们没钱,买不起布做衣服,大家都一样,谁也不笑线年,情况有了好转,中国开始从日本大量进口化肥,装化肥的袋子虽然不结实,但是还算是布啊!人们抢着用工分换日本尿素袋子做裤子,袋子是白色的,要做裤子,必须漂染,最尴尬的是袋子上面有“日本尿素”四个字,挺大的,再怎么染色,也盖不住那四个字。没办法,将就着吧,总比没有裤子穿强多了吧!

  经过巧妙安排裁剪,人们把“日本”两个字放到前面大腿部分,把“尿素”两个字放到屁股部分,毕竟日本是个国家嘛,“日本”就“日本”呗,于是人们就都这样处理那四个字了,因为这样的裤子还是难得,不是想要就要到的,只有出门走亲戚,或者是开会时候才穿,相当于传统中的绫罗绸缎,穿着它还是面子呢!

化肥袋子做衣服

化肥袋子做衣服

  1972年,我高中毕业回乡务农,正赶上穿尿素袋裤子的那段岁月。当时,高中生在人们眼里算是个“文化人”了。回乡个把月,我们大队小学有位老师生病,临时要我去当代课老师。翌年春,正值“农业学大寨”和后来的“批林批孔”,县委“学大寨”工作组进驻大队,党支部周支书文化水平不高,经历“文革”的他怕说错话,凡大队召开社员大会,就到学校找我帮他整理讲话稿。这样,我就成了周支书的秘书。后来,为便于更好地做他的“代笔人”,党支部决定我不再做代课教师,而任大队团支部书记,民兵营副营长,进入了“村官”行列。记得那年夏天,大队按国家计划分到了一批日本尿素,那尿素都是用白色的较薄的化纤布装的,每袋50公斤,上面印有几个大字“日本国尿素”,大队王会计不知从那儿听说,“这袋子可以做衣服,两条够做一条裤子”。于是,大家把分配的尿素袋子抽下来,大队编制干部每人分得两条,我和其他编外干部也分得两条,怕被群众提意见,每条收了4毛钱。拿回家后,母亲将尿素袋仔细地拆洗干净后,拿到朴席街上染坊去,将白色的尿素袋染成黑色。然后,又到缝纫店请师傅做成了裤子。

  那年夏天,我穿着尿素袋裤子走村串户,走亲访友,虽然屁股后面还隐约可见些字样,但在微风的作用下很是飘逸,它柔软性好,既轻薄又离汗,很是舒服。这种裤子最大好处,头天晚上洗,凉到第二天就可穿。穿上这样的洋布裤子,步子也迈得格外高了。这样,老百姓心里有点不平衡了,但有话不便明说,就编段顺口溜讥讽说:“干部干部,八毛钱做条裤,前面是日本,后面是尿素。”尽管如此,父母亲望着我穿的尿素袋裤子,心情分外激动,脸上堆满了笑容。他们虽说是农民不识字,但心里觉得了不起,儿子穿上尿素袋裤子,说明是大队上的人了。因此,他们也迎得了其他人的敬佩,并让他们的人品在我们前后三庄好评如潮。

  我说的这些,现代人尤其是年轻人似乎觉得不可思议,穿条尿素袋裤子还“穷吱”什么?然而,当时现实就是如此,50岁以上的人都知道,那时“吃粮靠工分、用钱等决分”,买什么都要票和证,有这样一条价廉物美、十分时尚的裤子能不荣耀吗?我这条尿素袋裤子,夏秋天才拿出来穿,其他季节舍不得穿一下,它一直伴随我走过那段苦日子,直到破烂不能再穿了才丢掉。

  进入上世纪70年中后期,尤其到改革开放初期,随着经济形势的好转,我们再也看不到有人穿尿素袋裤子了,即使家境条件差的人也能穿藏蓝(青)布、黄布和卡叽布裤子,条件较好的人开始穿的确良、的卡质地的裤子了。那时,我家经济条件较差,仍然穿卡叽布之类的裤子。后来即1974年底,大队党支部和公社党委推荐我参加县委“学大寨”工作队,父母知道我要出去工作了,起早带晚织席子拿些加工费,东凑西借些钱,才买段的确良布做条裤子,美得我显摆了好长时间。

  如今,我们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春夏秋冬不同季节的裤子真可谓是琳琅满目,有的穿着不时兴了就扔掉,再添条新的,穿裤子真是太随心所欲了。然而,在今天的好日子里,忆起穿尿素袋裤子的年代,这让我感概万千!是尿素袋裤子,让我更透切地领会了“贫穷和落后不是社会主义”本质要求,理解了最底层人生存的痛苦与抗争,学会了面对现实生活如何去拼搏!

  记忆中的尿素袋裤子,让我也激励着我一路走上了服务人民、服务社会的大舞台。

  诗的作者是体制内干部,比较幸运,从诗意看,作者在70年代曾拥有过“尿素裤”。大多数的农民则没有这样的机会,所以,他们自编的歌谣里就多出了那么一股讥讽的怨气:

  •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于2019-11-29 04:21,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 转载请注明:化肥袋子做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