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菌肥

  • A+
所属分类:生物肥料
Tag:  生物肥料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微生物肥料是以微生物的生命活动导致作物得到特定肥料效应的一种制品,
生物菌肥

生物菌肥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微生物肥料是以微生物的生命活动导致作物得到特定肥料效应的一种制品,是农业生产中使用肥料的一种。其在我国已有近50年的历史,从根瘤菌剂——细菌肥料——微生物肥料,从名称上的演变已说明我国微生物肥料逐步发展的过程。

  长期以来,社会上对微生物肥料的看法存在一些误解和偏见。一种看法认为它肥效很高,把它当成万能肥料,甚至扬言可以完全取代化肥;另一种看法则认为它根本不是肥料。其实这两种都是偏见。国内外多年试验证明,用大豆、花生等豆科作物可提高共生固氮效能,确实有增产效果,合理应用其它菌肥拌种或施用微生物肥料,对非豆科农作物也有增产效果,而且有化肥达不到的效果。因此,我们认为它是肥料,又与传统化肥和有机肥在概念和内涵上不同。

  自然界中有不少微生物(病毒、细菌、真菌等)具有杀虫、杀菌、除草及植物生物调节活性。这种微生物具有很高的专一性,其对靶标害物具有极高的选择性,而对其他生物 却十分安全。?在现今的直接应用的微生物源农药中,以苏云金杆菌(B·T)居主要市场,约占整个微生物源农药的70%以上,其中半数在美国。B·T商品约数百种,可防治百余种有害昆 虫。此外,美国的Mycogen公司生产的荧光极毛菌、孟山都公司的赛氏杆菌,以及Fairfax公 司生产的等也是已产业化的细菌杀虫剂。同样,在我国B·T剂的生产与 应用也基为广泛,据悉已有50余家工厂从事此药剂的应用开发。同样,采用病毒进行防治虫的研究开发较为广泛。在德国、美国等国家均已开发了不少 产品,如苹果蠢蛾颗粒体病毒舞毒蛾多角体病毒等。在我国,也开发了用于防治松毛虫棉铃虫的核多角病毒,并有少量生产。此外,用真菌治虫也是一个重要方面,如果白僵菌治虫已成为大家所熟知。Chr.Hansen ,Koppert等公司亦开发了用轮技孢菌治虫的产品。另外,也有用线虫原生动物进行防虫 治虫的,并已产业化。?在杀菌剂方面也出现了不少防治病害的以菌治菌的产品,如KemiraOy公司用于防治真 菌病害的细菌产品——Mycostop;WRGrace、EcologicalLabs、Bio—Innovation等公司以 绿粘帝霉、大隔孢伏革霉、木霉属等真菌来防治各种真菌病害。此外,Bio—Care公司生产 的放射形土壤杆菌、Bumsphillips公司生产的荧光极毛杆菌则作为防治各种细菌的细菌产品。?同时,也有用真菌产品作为“除草剂”以达到以菌治草的,如Ecogen、Philom、Bios等 公司的盘长孢状刺盘孢产品、Abbott公司的棕榈疫霉产品均可用于防除杂草。由于人们对微生物源农药的开发兴趣越来越浓厚,又出现了不少新的直接作为农 药的微生物原农药。如日本烟草公司开发了用于防除草坪杂草早熟禾的细菌除草剂(Xantho monascapestris);俄罗期科学院则开发了用于防治蚜虫红蜘蛛等害虫的细菌性杀虫剂双 毒杆菌。英国作物保护学会则于1997年4月举行了一次有关微生物源杀虫剂发展前景的世界 性会议。会上,美国氰胺公司介绍了采自非洲蝎子的工程棒状病毒的田间杀虫效果;英国的 天然作物保护公司则介绍了生产Beauveriabassiana的生产剂型。会议中,充分肯定了微生 物源杀虫剂的作用,并肯定了其前景。

  利用微生物的产生物(代谢物)作为农药——农用抗生素,发展甚为迅速,已 成为“白色农药”中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我国微生物源农药的主体之一。而今,已商品化 的农用抗生素几乎遍及了农药所有领域。其中作为杀菌剂的有春日霉素多氧霉素、井冈霉 素、农霉素、链霉素等;杀虫剂有阿维菌素杀螨素等;除草剂有双丙氨膦;植物生长调节 剂 有赤霉素等。农用抗生素已成为世界农药市场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在植物保护中作为化 学农药的互补药剂正越来越引起人们的注意。在我国,仅井冈霉素的产量已达5000余吨 ,每年可挽回稻谷23亿千克,成为农药中使用面积最广、价格最便宜、对人畜十分安全 的理想的无公害的农药。?由于农用抗生素在作物保护中所起到的不可磨灭的作用,并由于化学农药尤其是拟除虫 菊酯类等传统杀虫剂的抗性等问题,在90年代又掀起了新的农用抗生素的开发高潮,使不少 新的农用抗生素不断问世。如在农用杀虫抗生素中,继阿维菌素、灭粉毒素等后,又开发了戒台霉素、梅岭霉素、 Okara-mine、Altermicidin及thuringiensin等十余个新的品种,并且其中不少有望商业化 。农用除草抗生素商品化原先仅有双丙氨膦一个产品,但又发现了不少具有除草活 性的农用抗生素,如Phthoxazolin、Homoalanosin、Hydatocidin、Arabenoic酸、α-亚甲 基β-氨基丙酸及Conmexistin等。其中有的具有商品化的价值,估计不久将会有新的除草抗 生素问世。杀菌抗生素是农用抗生素中商品化最多的一类,除上述外,又开发了磷氮霉素、白 肽霉素、金核霉素等。有人还从小麦全蚀病培养物中分离得一株链霉菌,其产生物对防治蔬 菜灰霉病有良效。西班牙的Lleida研究中心则发现赭曲霉代谢物Aspyrone对防治柑桔褐疫霉 代谢物aspyrone等病原菌有效。日本化药公司发现了对植物具有生长活性的抗生素Pironetin,并已开发作为作 物防倒伏剂,进入商品化阶段。这是继赤霉素后开发的又一个具有植物生物调节剂作 用的农用抗生素。

  “白色农药”之一——农用抗生素的开发势必会对传统化学农药产生极大的挑战,同时 也为新化学农药的开发提供了资源和启迪。

  农用抗生素的研究开发,不仅限于用以直接防治农作物的病虫草害,更为化学农药的创 制提供了先导化合物。不少公司通过对生物源农药(包括微生物源农药)进行化学改造创新 了许多新的农药。这些新农药不仅保留了原生物源农药特有的品质(如对环境安全,选择性 强等),并克服了某些生物农药的不足,使产品焕发了生命或具有很大的市场价值。

  如吡咯霉素由于其稳定性等诸多原因而难以商品化,氰胺公司以其有效基团为先导化合 物,经结构改造后合成了被人们誉为当今杀虫剂支柱之一的AC303630。又如杀菌抗生素Strobilurin能有效地抑制作物的灰霉病根腐病,但在田间极不稳定 ,根本无法商品化。英国的捷利康公司、德国的巴斯夫公司以及日本的盐野义公司等通过对 其结构的改造,开发出了新杀菌剂ICI5504A、BAS——409F和SSF——126开创了新的杀菌剂 系列。同样,阿维菌素是一个极为高效的农畜用杀虫抗生素,但也存在着对人畜急性口服毒性 较高及对鳞翅目害虫几乎无效的缺陷。为此,美国默克公司通过对其结构的改造,从千余个 衍生物中筛选了两个化合物依维菌素和埃玛菌素,前者使其对人畜毒性明显得到改善,后者 则扩大了杀虫谱及使杀虫活性提高1-2个数量级。这种通过生物与化学相结合开发新农药的方法,大大提高了新农药的开发效率,也成为 当今世界创新制新农药的有效方法之一。这种由“白色农药”经结构改造开发出的新的、更 优于原“白色农药”的新药剂,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

  基因工程是当前“白色农药”中研究得最广泛、发展最快的一个领域。转基因作 物已遍及世界各地。1996年,世界上约有280万公顷转基因作物;1997年达到了约1300万公 顷,增长了300%以上。其中,美国达810万公顷,中国180万公顷,阿根廷140万公顷,加拿 大130万公顷。作为农药(抗虫、抗病)的转基因作物,不仅限于B·T等细菌,而今发展到 其他细菌、病毒和线虫等。更有在烟草中导入了动物,在植物中导 入动物编程性细胞抑制基因在世界上尚属首例。而抗农药(主要为除草剂)的转因作物的出 现,大了除草剂的应用料。

  微生物肥料是活体肥料,它的作用主要靠它含有的大量有益微生物的生命活动来完成。只有当这些有益微生物处于旺盛的繁殖和新陈代谢的情况下,物质转化和有益代谢产物才能不断形成。因此,微生物肥料中有益微生物的种类、生命活动是否旺盛是其有效性的基础,而不像其它肥料是以氮、磷、钾等主要元素的形式和多少为基础。正因为微生物肥料是活制剂,所以其肥效与活菌数量、强度及周围环境条件密切相关,包括温度、水分、酸碱度、营养条件及原生活在土壤中土著微生物排斥作用都有一定影响,因此在应用时要加以注意。

  随着化肥的大量使用,其利用率不断降低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这说明,仅靠大量增施化肥来提高作物产量是有限的,更何况还有污染环境等一系列的问题。为此各国科学家一直在努力探索提高化肥利用率达到平衡施肥、合理施肥以克服其弊端的途径。微生物肥料在解决这方面问题上有独到的作用。所以,根据我国作物种类和土壤条件,采用微生物肥料与化肥配合施用,既能保证增产,又减少了化肥使用量,降低成本,同时还能改善土壤及作物品质,减少污染。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尤其是人们对生活质量提高的要求,国内外都在积极发展绿色农业(生态有机农业)来生产安全、无公害的绿色食品。生产绿色食品过程中要求不用或尽量少用(或限量使用)化学肥料、化学农药和其它化学物质。它要求肥料必须首先保护和促进施用对象生长和提高品质;其次不造成施用对象产生和积累有害物质;三是对生态环境无不良影响。微生物肥料基本符合以上三原则。我国已用具有特殊功能的菌种制成多种微生物肥料,不但能缓和或减少农产品污染,而且能够改善农产品的品质。

  利用微生物的特定功能分解发酵城市生活垃圾及农牧业废弃物而制成微生物肥料是一条经济可行的有效途径。已应用的主要是两种方法,一是将大量的城市生活垃圾作为原料经处理由工厂直接加工成微生物有机复合肥料;二是工厂生产特制微生物肥料(菌种剂)供应于堆肥厂(场),再对各种农牧业物料进行堆制,以加快其发酵过程,缩短堆肥的周期,同时还提高堆肥质量及成熟度。另外还有将微生物肥料作为土壤净化剂使用。

  微生物肥料中有益微生物能产生糖类物质,占土壤有机质的0.1%,与植物粘液,矿物胚体和有机胶体结合在一起,可以改善土壤团粒结构,增强土壤的物理性能和减少土壤颗粒的损失,在一定的条件下,还能参与腐殖质形成。所以施用微生物肥料能改善土壤物理性状,有利于提高土壤肥力。

  微生物在农业上的作用已逐渐被人们所认识。现国际上已有70多个国家生产、应用和推广微生物肥料,我国也有250家企业年产约数十万吨微生物肥料应用于生产。这虽与同期化肥产量和用量不能相比,但确已开始在农业生产中发挥作用,取得了一定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应,已初步形成正规工业化生产阶段。随着研究的深入和应用的需要不断扩大新品种的开发,微生物肥料现已形成(1)由豆科作物接种剂向非豆科作物肥料转化;(2)由单一接种剂向复合生物肥转化;(3)由单一菌种向复合菌种转化;(4)由单一功能向多功能转化;(5)由用无芽胞菌种生产向用有芽胞菌种生产转化等趋势。不仅如此,近20年来,许多国家更认识到微生物肥料作为活的微生物制剂,其有益微生物的数量和生命活动旺盛与否是质量的关键,是应用效果好坏的关键之一。为此,现已有许多国家建立了行业或国家标准及相应机构以检查产品质量。我国也制定了农业部标准和成立微生物质量检测中心,并已于1996年正式对微生物肥料制品进行产品登记、检测及发放生产许可证等工作。

  1997年,在意大利洛克菲勒基金会中心召开的生物固氮:全球挑战与未来需求国际讨论会上,各国著名科学家制定了一个到21世纪生物固氮增加需求的行动计划,其中就包括发展微生物肥料以增加豆科和非豆科产量,我国也在微生物肥料发展形势下加大了研究力度。相信随着科学的进步,研究和生产发展的需要及监督制度的完善,微生物肥料一定能健康有序地发展,为农业增收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前景将是非常广阔的。

  国内微生物菌剂发展迅速,比如JT菌种,JT微生物菌种是西安中晟化工中国大陆地区独家推广应用的,由日本硅酸盐菌与台湾诺卡氏放线菌结合的新型复合菌种;(其中包含:1、放线、木霉菌;7、酵母菌;8、光合菌)活菌避光独立包装,纯度高、密度大、活性强,有效活菌百亿每克。

  土壤太干或太湿都不利于菌肥肥效的发挥,适宜的土壤湿度为60%左右,即见干见湿的土壤湿度最为适宜。

  高浓度的化学物质对菌肥里的微生物有毒害作用,尤其注意不能与碳酸氢铵碱性肥料硝酸钠生理碱性肥料混用。

  市场上的菌肥种类很多,其所含的活性菌不同,它们之间是否有相互抑制作用还不是很清楚,若相互抑制,则会降低肥效。

  •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于2019-11-21 00:45,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 转载请注明:生物菌肥